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积极 > 「连连看」饱经风霜的脸小练笔,美得不突出

「连连看」饱经风霜的脸小练笔,美得不突出

来源:吘唛魀网发布时间: 2022-11-24 06:56:20

摘要:好词任你选安然安详白发白眉斑白保守苍白苍老操心孱弱淳朴慈眉慈祥粗糙大方呆滞耳背风趣富态干裂弓身古稀关切憨厚和蔼红润花白花甲怀念回忆浑浊激动假牙金牙开朗开明可亲枯瘦宽厚唠叨老茧老气麻木念叨蹒跚朴素憔悴亲切勤快热忱热情热心仁慈沙哑善良寿眉率直俗气秃顶欣慰...

「连连看」饱经风霜的脸小练笔,美得不突出

好词任你选

安然 安详 白发 白眉 斑白 保守 苍白 苍老 操心

孱弱 淳朴 慈眉 慈祥 粗糙 大方 呆滞 耳背 风趣

富态 干裂 弓身 古稀 关切 憨厚 和蔼 红润 花白

花甲 怀念 回忆 浑浊 激动 假牙 金牙 开朗 开明

可亲 枯瘦 宽厚 唠叨 老茧 老气 麻木 念叨 蹒跚

朴素 憔悴 亲切 勤快 热忱 热情 热心 仁慈 沙哑

善良 寿眉 率直 俗气 秃顶 欣慰 虚弱 银鬓 银发

硬朗 忧郁 悠然 整洁 正直 皱纹

八字胡 颤巍巍 长寿眉 老花眼 乐陶陶 山羊胡 秃脑门

笑呵呵 鱼尾纹

唉声叹气 暗淡无光 饱经风霜 不苟言笑 布满血丝

步履维艰 步履稳健 长吁短叹 慈眉善目 粗手大脚

粗枝大叶 低沉抑郁 多愁善感 踱来踱去 和颜悦色

鹤发童颜 健康长寿 结结实实 精明能干 精神矍铄

溘然长逝 苦口婆心 老当益壮 老骥伏枥 老态龙钟

老眼昏花 老有所乐 老有所养 乐观豁达 乐善好施

脸色苍白 踉踉跄跄 两鬓苍苍 满面红光 慢条斯理

眉飞色舞 眉开眼笑 眉头紧锁 面容清瘦 其乐融融

勤俭持家 容光焕发 善良温和 身体硬朗 神采奕奕

神态安详 声如洪钟 手脚麻利 寿比南山 双目炯炯

天伦之乐 喜上眉梢 细嚼慢咽 心急火燎 心宽体胖

心直口快 悠然自得 语重心长 正直善良 知足常乐

外 貌

好句晶晶亮

爷爷那张饱经风霜的脸,好像用红铜铸成的,宽宽的额角上,深深地刻着几道显示坚强意志的皱纹。

爷爷长方脸,脸上布满了皱纹,横一道竖一道的,灰白的眉毛下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炯炯有神。

随着岁月的推移,爷爷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明显了,就像又黄又老的苦瓜的纹路。

花白的胡须,浅浅的皱纹,还有那一双永远笑眯眯的眼睛,都让人觉得爷爷是位和蔼可亲的老人。

爷爷瘦巴巴的身架,一脸皱纹,头顶上灰白的头发,好像戴着一顶小毡帽。

爷爷光着脊背,黑瘦的身体上划满了干巴巴的肉道,像古树身上的年轮,肋骨突出的地方有几点老人才有的黑斑。

外公光秃秃的脑袋上没有几根头发,头顶亮光光的,好像是在闪耀着智慧的光芒。

外公的白胡须在胸前飘动,像一缕缕的雪花在飞舞。

外公天天坚持锻炼,虽然已经年逾古稀,却仍是鹤发童颜,神采奕奕。

外公中等个头,额上刻了几条皱纹,两鬓有几缕银丝,淡淡的睫毛下面嵌着一双大眼睛,说话时慢条斯理的。

姥爷那瘦削的脸上,只有一双眼睛还有神采,像一泓清溪蓄下的两汪深潭,蕴藏着内在的活力。

奶奶的头发是自然卷曲的,看上去真美,慈祥的眼睛总是笑眯眯的,说起话来很温柔。

岁月的坎坷使奶奶过早地衰老,稀疏的头发已经花白,就像被霜染过似的。

奶奶一头稀疏的银发白得透亮,像玻璃丝一样。

奶奶的头发不知在什么时候变成了灰白色,皱纹像一张织得密密的网蒙上了她的面庞。

奶奶的眼睛不大,却炯炯有神,在那爬满皱纹的脸上,刻画出岁月的艰辛和沧桑。

我的外婆矮矮的个子,平时总爱穿一件深蓝色的衣服,她那饱经风霜的脸上,积蓄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

外婆的脸长长的,额上布满了一道道很深的皱纹,两只眼睛深深地陷在眼眶中。

我的外婆70多岁了,满头银发,慈祥的面庞上布满纵横的核桃壳一般的皱纹,笑起来满脸褶子。

奶奶爱笑,一笑就合不拢嘴,这时,你可以看见她嘴里只剩下几个“卫兵”——门牙。

你看,外公走起路来腰板直,脚步快,如果看他的背影,谁也想不到他是一位老人。

爷爷的牙齿就像掉了齿的梳子,残缺不全。

奶奶的牙不好,吃东西时,她那两片平瘪嘴唇老是一瘪一瘪地动着。

外婆的手是那么苍老,手上布满皱纹,显得暗淡无光,一根根青筋凸起,结满老茧的手上还有一些小而圆的坑。

我的爷爷有一双坚硬、有力、耐磨的脚。

爷爷长着一副古铜色的面孔,一双铜铃般的眼睛,尖尖的下巴上飘着一缕山羊胡须。

好段连连看

爷爷的双手,是普通庄稼人的双手,劳动使得它们粗糙起茧,坚实有力。可是,谁想得到,当他放下锄头,拿起小剪子来时,却是这样灵巧。他只是那么粗粗地剪几下,独创性的图案,粗犷的风格,细致的线条,结合得那样美妙,怎能不使人惊讶?

我的爷爷有一米七三的个子,黑黑的脸上刻满皱纹。他有着一双慈祥的眼睛,一对大耳朵,很有福相。他天天穿着中山装,头上戴着一顶土气的帽子,这就是我的“土老帽”爷爷。有人可能要问,为什么叫爷爷“土老帽”? 那就让我告诉你吧:我爷爷出身贫苦,一直住在农村,显得很土气,所以我称他做“土老帽”爷爷。

爷爷今年69岁,看上去格外慈祥。他总是乐呵呵的,脸上的皱纹就像菊花的花瓣。爷爷走路时总喜欢把双手背在后面,那模样真像个“领导”在视察工作。

爷爷是一位年过六旬的白发老人,在他那高高的颧骨上架着一副老花镜,堆满皱纹的脸上,总是挂着慈祥的微笑。爷爷从十几岁起,就开始修鞋。他长年累月地干活,左手的大拇指已经弯曲变形了。

外公退休已有两年了,瘦巴巴的身架,一脸的鱼尾纹。头顶上灰白的头发,好像戴着一顶小毡帽。笑起来下巴颏儿高高地翘起,因为嘴里没有几颗牙了,嘴唇深深地瘪了进去。

年过七旬的爷爷正在舞剑。他须发皆白,眼角和嘴的两边均匀地伸展出几条深深的皱纹,但满面红光。他背不驼,眼不花,真有一副武当剑手的架势。

这是一双饱经风霜的手,手背上布满了皱纹,手掌中长满了厚厚的老茧,骨节变得肿大,手指都已经伸不直了,指甲没有光泽,里面经常嵌满了泥土。这双丑陋的手,是我奶奶的手。这双手为我炒出美味可口的菜肴,为我密密地缝补衣服,为我仔细地梳理小辫……

爷爷年过六旬,中等偏上身材,满头银丝,年纪大了,有一点弓腰驼背,但还是腰圆膀宽。爷爷平时很爱喝酒,每天都要喝上一斤多。爷爷还喜欢下棋,每次一看到有人下棋,他就被吸引过去。不过,我最喜欢他写毛笔字时的样子,他写起毛笔字来全神贯注,废寝忘食。

我的姥姥,同许多普通的北方姥姥一样,一头银灰色的头发总是梳理得整整齐齐,额上布满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姥姥总是佝偻着腰,似乎是挺不起来。一双关节粗大的手像是老树枝一样,也是永远伸不直。

姥姥70多岁了,满头银丝,一口牙排列整齐,一个都不缺。姥姥脑子里装满了故事,我们都叫她“故事婆婆”。

我的外公已年过五旬,一道道皱纹爬上了他的额头,两鬓也染上了白霜。但是他那乌黑发亮的眼睛,深嵌在慈祥的面庞上,显得炯炯有神。他身材不高,常穿着一身褪了色的邮政制服,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位工作多年的老邮递员。

我的姥爷是一位普通的骨科医生,他个子不高,头发花白,还有点驼背。在茫茫人海中,这个其貌不扬的小老头丝毫不会引人注意,但是他却以高超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博得了人们的尊敬。

语 言

好句晶晶亮

爷爷总是说:“这叫自力更生,再说常回家是件好事,看看老家的山,看看家乡的人,还参加了劳动,不是一举三得吗?”

爷爷躺在摇椅上,一边扇着蒲扇,一边嘀咕着:“唉,今年的夏天怎么这么热啊,连知了都热得叫不出声了。”

爷爷惊讶地说:“喔,这玩意儿不但有声音,里面还有人呢。现在可好了,我可以在家里看电影了!”

爷爷笑着说:“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更深刻地体会到重阳登高的含义……”

爷爷接过来一看,高兴得合不拢嘴,连忙说:“咱们的小经真了不起。”

外公停了停,指着北方的天空说:“你看,那七颗星连起来像一把勺子,叫北斗星……”

散席了,外公把我叫到跟前说:“你还记得《锄禾》那首诗吗?”

外公抚摸着我的头说:“孩子,秋天到了,树叶都要掉的。等明年春天一到,它又会长出许多新的绿叶子。要不这样,它就会长不大的。”

爷爷笑得合不拢嘴,说:“你真像一个小驯兽师,手里的风筝就像马戏团的动物,在给我表演呢!”

爷爷抚摸着我的头说:“小英,钱是好东西,但是人格更值钱,不能只盯着钱而丢了人格啊!”

奶奶笑得合不拢嘴,说:“你真是我的乖孙女,帮奶奶打扫屋子啊。你长大了,不过奶奶老喽。”

奶奶一本正经地说:“讲价,是为了少花钱。他乐意卖,我乐意买,双方情愿。他不能赚黑心钱,那样良心上过意不去。”

奶奶清了清嗓子,然后随着音乐,自信地唱起歌来:“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等着你回来看那桃花开……”

奶奶站在水里,满脸愤怒地说:“玩什么不好,偏玩水龙头!”

奶奶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说:“好,我的好孙子,你能有这份心意,奶奶就知足了。”

奶奶叹了口气:“唉,这该死的沙尘暴,今年咋就没完没了呢?”

外婆当了一辈子的语文教师,普通话说得婉转动听。

外婆耍赖地问:“梅梅,你嚷着要我带你去商场,要买什么?告诉外婆,要不,我就不陪你去了!”

姥姥拉着我的手,唠叨道:“天还亮着呢,别着急开灯,孙呀,一点不知道省电。”

姥姥感激地说:“真是,该怎么谢你们才好呢?你们可真帮了我一个大忙哟!”

外婆生气地说:“这死老头子,也不早告诉我,不行,回头找他算账。”

外婆急忙把沾满土灰的手往围裙上一抹,嘴里直说:“来了,来了,你们赶紧吃,甭耽搁。”

好段连连看

“同志,这是你卖给我的一把壶……”“怎么,换壶? 看墙上写的!”那人无精打采地指着墙上说。爷爷朝墙上瞄了一眼,那上面一张红纸赫然写着:商品售出,概不退换。“其实,我不是来换壶的。这壶里有两百多块钱……”爷爷话音没落,那人就猛地站起来,转出柜台,双手抓住爷爷的手:“老大爷,您可帮了我的大忙了……从昨天起我一直急得吃不香,睡不踏实……”

这时,爷爷又来到我的身旁,慈爱地说:“唉,不知者无罪,别像个小皮球似的,吃饭去吧!”我听着他那温和而又风趣的话语,深深感到自己错了,就说:“爷爷,我知道错了。”

外公严厉地说:“我不是反对你读课外书。课外阅读能够开阔视野,增长知识,对学习有益,这些我都知道。可你的做法也太过分了,白天看,晚上也看,这样下去,不把功课都耽误掉才怪呢!”

姥爷认真地说:“这有啥! 我每天来来去去拉的都是外国人,咱多少也得会两句外语。我可不愿意总在外国人面前当哑巴,咱们要让外国人对咱中国人刮目相看才行!”

有一天,奶奶又做了面条,我又向爷爷要钱去喝胡辣汤。奶奶生气地说:“做好的白面条你不吃,偏偏要钱去喝胡辣汤,看把你惯成啥样,真是饿得轻。”我也生气地顶了一句:“就是想喝胡辣汤,你管不着!”奶奶气呼呼地说:“好,我管不着,你走,以后别再回来了!”从那以后,我真的好几天都没再去奶奶家,我嫌奶奶太小气,太“抠”。

奶奶苍白的头发已十分稀疏,中了风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她望着爷爷,眼里噙着泪花,嘴唇不停地抖动,轻声念着:“老头子,老头子……”

奶奶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笑眯眯地说:“你以为我还是从前的那个老古董呀,现在我也总算开了眼界了。”接着,她滔滔不绝地给我讲了老年大学的情况:“我们班个个年纪都在60岁以上,最大的76岁。我们老年大学有书画、家政、保健等专业,我选了保健,但不是光上保健知识课,也上其他的课,有时事政治课、信息课等等。我上第一课的时候,见到一位姑娘做老师,我还不好意思叫她老师呢。她给我们上课说,现在是信息时代,一年的知识信息和发明的东西,超过以前两千年的总和。所以,不上老年大学,就是睁眼瞎了。”

这个假期,我又来到乡下爷爷家,想起爷爷赶时髦的事,便打趣地问道:“爷爷,今年您又赶什么时髦啦?”他嘿嘿一笑,从裤兜里掏出了很时尚的手机,说:“现在‘赶它’喽! 还可以随时听到想听的流行歌曲呢!”听了我俩的一问一答,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直到几束阳光射进屋里,奶奶才回来。只见奶奶额上汗淋淋的,脸上红润润的,真像年轻了十几岁。我忙问奶奶那么早上哪儿去了。奶奶一边擦着额头的汗,一边说:“你还不知道,我参加了村里的‘老年人锻炼队’。这些天来,我们这些老骨头天天都跑步、打太极拳、扭秧歌,你看,我身上的毛全没有了。”说完,奶奶就踢踢腿,扭扭腰,惹得我直笑。但是笑归笑,我打心眼里为奶奶坚持锻炼取得成绩而感到高兴。

行 为

好句晶晶亮

爷爷吃力地拎起热水瓶,哆嗦着倒起水来,热水洒了一桌子。

爷爷拄着拐棍,一瘸一跛地迈着很不灵便的步子。

爷爷早已将鞋脱下,高高地挽起裤腿,那双宽大的、长满老茧的脚,踏入了冰凉的河中。

爷爷那双长满老茧的大手,挑了几根竹丝,迅速地编了起来。

爱摄影的爷爷,赶忙站在门边,拍下了这千载难逢的珍贵镜头。

外公看到精彩的地方,还讲给我听。他边说边模仿里面的动作,那一招一式,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姥爷赤着脚,挽着裤脚,憋足了劲儿,两脚用力一蹬,三轮车果然从水坑里爬上来了。

外公端起酒盅看了看,用嘴轻轻地沾了一下,然后说:“这是茅台酒。”

外公戴上老花镜,把所有的荸荠仔细地清洗干净,用小刀小心地把外皮一片一片地削去。

外公最得意的事就是把我抱在膝前,让我在客人面前表演背诗,听着客人的夸赞,他会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清理的那天,外公一会儿给师傅们倒水,一会儿帮着通下水道,里里外外跑来跑去。

外公为了抢救一船的货物,不顾天寒地冻,毅然跳入河里。

奶奶穿着一件今年最流行的衣服,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站在镜子前,左照照,右看看,那滑稽的样子,令人发笑。

奶奶半闭着眼睛,干枯的手指有节奏地随着京剧中的节拍敲着桌面,头也跟着有节奏地晃着,那样子真好笑!

奶奶挥动着锅铲,清脆的铁器撞击声,真像美妙的乐曲。

奶奶缠过足的小脚像一只三角形的小粽子,走起路来一摆一摆,可费力呢。

外婆愣了片刻,好像噎着了,她把拐棍使劲撑着,站起来,颤巍巍地向前挪了几步。

外婆第一次上台表演,紧张得连步子也迈不开了。

外婆惊恐不安地看着外公,嘴里就像含了一颗冰糖葫芦,呜呜啦啦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来。

外婆提着重重的菜篮子,步履蹒跚地向前挪动着,并使劲挺了挺腰板,艰难地过了桥。

姥爷总喜欢让我坐在他的腿上,用他那双长满皱纹的粗糙的手抚摸我的头,眯着眼看我。

奶奶更逗,仰着头,把瓜儿举得老高,像吹口琴似的拼命地吸着,生怕掉了一滴瓜汁。

只见奶奶跑上前,一把抓住李大哥的手,不由分说就往屋里拉,到了屋里,她又是递烟,又是倒茶,热情得不得了。

好段连连看

爷爷真不愧为种瓜能手。你看他不紧不慢地在瓜地里穿梭,挑着好瓜。瞧,他用手轻轻托起一个黄绿相间的大西瓜,拍了拍,又用指肚摸了摸,然后用食指和中指有节奏地敲着,瓜便发出“嘭嘭”的声音。他满意地点点头,用手一掐瓜柄,瓜便离蔓到手了。

有一天,我和妈妈去爷爷家玩,看见爷爷正在写毛笔字。只见他铺开白纸,在砚台里倒上墨汁,调匀,再拿起大头毛笔熟练地蘸上墨,就开始写起来。爷爷先在纸的左上角写上一个有力的女字旁,再写了一个优美的“子”字,一个刚劲有力的“好”字便跃然纸上。没多久,“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八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便神奇地展现在白纸上。爷爷拿起白纸看了看,却摇了摇头,觉得不够满意,便又拿了一张纸写起来。

只见爷爷在事先平整好的一小块地上挖了几排小坑,然后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把一撮小花苗和菜秧分开,一只手扶着小苗的茎,另一只手托住小苗根部,将小苗连带小土块轻轻地分别放进小坑里。

爷爷很爱听新闻,每当广播里播送退休老的事迹时,爷爷听得可认真了。只见他头微微倾斜,嘴微微张开,筷子举到半空不动了,一字不漏地听着,明亮的眸子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姥爷和我们住在一起。这楼里的卫生太糟了,楼道三天两头地堵,挺平的水泥地上被垃圾铺了“保护层”,走起路来“咯吱咯吱”地响,真不是滋味。姥爷看不惯了,他自封为“义务楼长”,召集全楼各户,订立卫生公约,然后,找出他的文房四宝,抄了六份,从一楼一直贴到六楼,还笑着说:“这是免费的书法展览。”

奶奶的手总是那么灵巧,她为我们织毛衣时,两手总是均匀而又飞快地动着。她还经常为我们缝缝补补,拿针的手也总是一上一下飞快地起落着,速度永远是那么快。

爷爷手中的笔停了下来,悬在空中荡来荡去。从他那严肃的神情,我知道他正在构思画面。想了一会儿,爷爷的笔重重一落,同时笔锋一转绕了过来。笔上的墨汁似乎受到指挥和操纵,正好落在那里。

我也学着爷爷的样子,把鞋脱掉,光着洁白的脚丫跟着拾草,可细嫩的脚板被硌得钻心疼。再看爷爷,拉着大锄,稳稳当当地向后退着,真像踩在海绵上一样,那么自然、舒坦,再硬的土块在他脚下碾,准成碎末。望着爷爷坚实黝黑的脚踝,还有那双又宽又大的脚板,我真佩服。

这时,只见爷爷坐在他那把磨得发亮的椅子上,聚精会神地检查着我的作业。他的头发很稀,多半已经白了,但都很规矩地伏在那有些秃顶的脑袋上。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深度的老花镜,淡淡的眉毛紧紧地拧在一起。

奶奶是做花的能手,她做的花能与刚从花园里剪来的鲜花媲美。一次,我到奶奶家去玩,闲着没事,就看奶奶做纸花。她从抽屉里拿出一卷粉红色的皱纸,对折起来,她仔细又熟练地剪下一片片一样大小的花瓣,然后又剪稍小一点儿的做花骨朵。奶奶又将绿色的皱纸做花叶。她卷好花瓣后,又剪下一丝丝黄皱纸做花蕊,用丝线把花瓣扎紧,然后包上绿叶,插上铅丝,缠上绿皱纸,一朵漂亮的月季花就展现在我的眼前了。我看了惊叹不已,打心眼里佩服奶奶的高超手艺。

记得那天外婆看完电视连续剧,已经10点多钟了,她开始打起瞌睡来。她先是闭上眼睛,然后老花镜一点一点往下滑,渐渐脱离了鼻梁,滑落到鼻孔下面。接着,响起了均匀的鼾声,只见她瘪着嘴巴往外呼气,我真怕她把鼻梁上的那颗雀斑也呼出去。

外婆将右脚绷着,向鞋子口里溜进去,筋脉突兀的手紧紧抓着门框,将左脚轻轻抬起,紧绷着的脚小心向鞋口一插,又往里扎了扎,接着踩了几踩,让自己的脚更舒适,然后满意地出门了。

心理和性格

好句晶晶亮

几句贴心话让爷爷脸上的皱纹像湖面上的涟漪似的漾开来。

爷爷闷闷不乐地坐在那儿,心中沉重得仿佛有千斤担子压着。

故人相遇,让爷爷回忆起痛苦的往事,引起他心头一阵收缩。

爷爷是个老顽固、老古董,一些莫名其妙的“传家宝”把他“捆”得结结实实的。

爷爷做事公私分明,他总是告诫当领导的爸爸,宁可自己吃亏,也不要占公家一点儿便宜。

爷爷特别爱干净,总是把自己的房间打扫得一尘不染。

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好了,可爷爷总是那么朴素,连一件新衣服也舍不得买。

爷爷这个人,肚子里点火,鼻孔里就要冒烟,是个急性子。

外公心里乱得不得了,怎么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他不停地挠着头,眉头紧紧地皱着。

棋有棋迷,戏有戏迷,可我外公迷的是花,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不折不扣的花迷。

外公爱酒,所以每到商场,他总在卖酒的柜台前转悠,看着橱窗中各种各样的酒。

姥爷始终对生活充满希望,就像是一只充足了气的轮胎,硬挺挺的。

听到乡音,姥爷的心如风吹动了一池春水,乡情,丝丝缭绕,寸寸萦怀。

姥爷倒剪着双臂,在室内来回走着,那焦虑的神情说明他正在思考着一个重大问题。

奶奶看到弟弟还没回来,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如何是好。

一听这话,奶奶再也忍不住,内心的痛苦化作滴滴眼泪流了下来。

奶奶的脾气特别好,每次爷爷数落她,她总是一声不吭,直到爷爷消了气。

奶奶特别热情善良,左邻右舍有什么困难,她总是热心帮忙,大家都说我奶奶是个大好人。

奶奶非常热爱生活,她虽然年近花甲,体弱多,却总能保持乐观的心态。

奶奶什么都好,就是太“抠”,每次爸爸给我零花钱,她都要拿走一部分,说是帮我攒着。

姥姥的脸上荡着笑容,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笑得眼角像淌着蜜。

姥姥心里像烧开了一锅水,“咕嘟咕嘟”地直翻水花。

姥姥退休了还闲不住,不但养了许多花,还养了很多小动物。

爷爷很爱干净,不论春夏秋冬,都穿着白衬衫,裤线熨得笔直,皮鞋擦得亮亮的。

外公脾气特别好,每次外婆冲他发火,他都嘻嘻一笑,从不和外婆生气。

奶奶板着脸一声不吭,核桃似的皱纹又深又密。

爷爷的腿像绑了沙袋一样缓慢而又沉重,脸上显出了离别前的忧伤。

外婆还真得到了一种满足,像一个屡经奋战的斗士终于荣获了最高勋章一样。

外婆特别娇惯我,每当爸爸批评我,她就会帮我求情。

外婆身体不好,视力也不好,然而为了给我交学费,每天早出晚归地去捡报纸。

好段连连看

爷爷是一位慈祥的老人。苍白稀疏的头发整齐地贴在他的两鬓上方。爷爷的脸上总是带着微笑,好像有说不尽的快乐。看到我给他敬茶,爷爷眼里更是充满了慈祥与疼爱。

平时,爷爷沉默寡言,只知道干活。他勤劳朴实,种了一辈子地。严寒酷暑,风里雨里,他总是天不亮就起来干活,太阳落了山才带着满身泥土回来。爷爷辛辛苦苦养大了五个孩子。打我记事起,难得听他说上几句话,就是高兴时,比如遇到我这个最小的孙子,也只是笑笑。

别看爷爷年纪一大把,有时他也挺孩子气的。爷爷是有名的“花痴”,知道哪个时候种哪种花,哪些花喜阴,哪些花喜阳,哪些花得爬架子。我家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花,都快成花园了,凡是来我家的人都说我家漂亮。有时,我夸那些花好看又好香,爷爷听到会笑得很自豪,还说我是他的知心人,真不愧是他的好孙女。

爷爷的第三乐是“自得其乐”。爸爸、妈妈都是教师,没有时间陪他多说话,但爷爷并不寂寞,他每天不是看书就是抄古诗,或是用左手跟右手下棋。爷爷还编书呢,虽然他知道自己编的书不能出版,可他还是编。爷爷曾担任20多年的校长,他离不开孩子们,退休后经常和小朋友在一起玩儿,给孩子们讲故事,玩猜谜语的游戏,孩子们叫他“好爷爷”。爷爷说:“跟小朋友一起玩儿,会越活越年轻!”

爷爷是40年代的大学生,他上大学不久就参加了地下党,随后加入第四野战军一路南下打到了海南……我的爸爸在他六岁的时候才见到爷爷。长期的革命工作生活使爷爷养成了十分严谨的作风,做事一丝不苟,对人爱憎分明,那种清风傲骨加清晰的工作思路,使他赢得了许多人的尊敬。

人家都说东北人心直口快嗓门大,的确不假。我姥姥就是个典型的东北老太太。她爱说爱笑,爱管闲事,在蒲黄榆那一带的居民楼里,也算是个“知名人士”。你瞧:每天清晨,她去给孤寡老人张爷爷取奶,边走边向人们打着招呼:“她东婶,你儿子那棉袄我快做完了,今儿下午到我这儿拿吧。”“他大哥,你家要盖新房吧,晌午我去给你们张罗张罗。”傍晚,当下班自行车的铃声响遍居民区时,姥姥又拎着几捆菜穿行在路上。

奶奶以前学过书法,可很长时间没有拿毛笔了,现在就连笔画也得从头学起。奶奶每次练书法前,总会捧着字帖看上大半天,一边看,一边还在纸上点点画画。每写完一个字,她都会和字帖对照一下,有时皱皱眉头,像是在责备自己,有时又会露出满意的笑容。

我的奶奶是个大家闺秀,在三、四十年代属于那种有钱人家的小姐,上有几位哥哥,女孩儿只有她一个,受到父母和几个哥哥的百般宠爱。再加上家庭相对富裕,助长了她那大小姐的脾气,以致后来虽说解放了,她那大小姐脾气依然没有改变,也造就了她要强的性格。

奶奶三天两头找姥姥的茬,直到把我姥姥逼回家为止;而姥姥要是一段时间不来我家的话,她就想得要命,让爸爸去接姥姥来小住,住个两三天可以,三五天的话,她又要赶人家走。

奶奶虽然也疼孩子,想方设法地给我们做好吃的,绣些漂亮的小衣服和鞋子给我们穿,但就是见不得孩子哭闹,一旦听到我们的哭声,她就往死里打。

文章到此结束。以上就是「连连看」饱经风霜的脸小练笔,美得不突出的相关内容,更多请查看本站其他文章。

原文地址: /jj/79942.html
原文标题:「连连看」饱经风霜的脸小练笔,美得不突出
版权声明:除特别声明外,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本站原创,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上一篇:「工会工作」小学法制教育演讲稿,燃时代之光

下一篇:返回列表